六玄开奖网

5G发展中的具体技术和业务挑战详细解读

发布日期:2019-11-25 17:04   来源:未知   阅读:

  2018年6月,5G SA标准冻结。之后1年多,5G加速发展。尤其是2019年成5G商用元年,网络、终端、应用等加速走向成熟。但是,5G也迎来不少波折和质疑。

  作为5G发展的主要贡献者,华为在2019年5月遭遇美国禁令,业界担心华为能否持续进行5G供货。与此同时,有人认为5G没有杀手级应用,5G垂直行业应用太难。此外,还有人担心5G频谱太碎片化,5G存在安全问题。

  如今我们发现,在华为发货的总计40万个5G模块(AAU设备)中,四分之三是在美国将华为列入实体清单的禁令之后提供的。那么,一直在5G中处于风口浪尖的华为,到底如何看待当前5G面临的挑战?

  在10月15-16日在瑞士召开的第十届全球移动宽带论坛上,耕耘基站约二十年的华为5G产品线总裁杨超斌,面向全球媒体就上述挑战和问题进行了全面、开放的回应。与此同时,就5G发展中的具体技术和业务挑战,他也做了深度解读。

  众所周知,2019年5月16日,美国将华为纳入“实体名单”。之后多个美国公司对华为停止供货。当时很多人担心,华为5G可能会出现休克。或者在存货使用完后,会发展停滞。

  所以这5个月来,记者发现在华为多次公开采访中,外媒最关心的问题就是华为5G的可持续发展问题。在此次采访中,杨超斌明确表示,华为5G在合同和发货数方面保持了稳定增长。

  杨超斌介绍:“今年5月初,我在北京的媒体见面上分享了一个数字,华为商用合同40多个,发货数10万模块。目前我们的最新进展是:商用合同已达到60多个,发货数达40万模块。”

  值得一提的是欧洲的情况,在华为获得的60多个合同中,来自欧洲的有32个,超过一半。要知道,美国多位政府高官在欧洲四处游说,拉拢盟友抵制华为5G。但结果是,欧洲运营商依旧向华为敞开大门,选择信任华为。

  就在5月14日,德国推出了最新版的“安全规则手册”,其中包括5G网络的规定和技术安全指导。根据新规则,德国将不排除华为,让华为参与当地5G网络建设,以此为下一代电信设备供应商提供公平竞争的环境。

  据了解,华为通过开放5G代码给第三方机构检测等方式,让欧洲运营商清楚知道,华为5G技术具有领先性和安全性。华为还承诺不在设备开后门,接受各国最严格的安全标准。这都是一些欧美企业没能做到的。

  “我们感谢欧洲客户长期以来的信任和支持,不管外界情况如何,华为的5G产品性能将一如既往地以更加创新的5G技术和解决方案,帮助运营商更快、更好地部署网络,回报我们的客户和广大的消费者。”杨超斌坚定地表示。

  可见,华为早已经补好5G方面的“洞”(替换美国供应商的产品),完全可以持续供货。今年华为创始人任正非还曾表示,华为2019年将发货60万个5G基站。所以杨超斌此次再次强调,美国的“实体清单”对华为5G设备没有任何影响,华为能够提供更好性能的5G产品。

  就在MBBF2019外场,记者看到华为展示的多种5G设备和技术,比如为满足高速率极致业务体验与大容量需求,华为提出5G MU-MIMO多手机用户解决方案。在外场演示中,记者可以看到8个 5G手机在MU-MIMO网络下,实现多用户小区峰值达到3.67Gbps以上。

  从今年4月份第一个5G商用网络发布以来,短短6个多月,40多个运营商已经宣布5G商用。但是,一些人认为5G网络的应用,就是测速用,有利Speedtest等测速软件。记者认为,这种说法过于封闭、短视,可以说对韩国、中国等多地领先运营商与行业的探索视而不见。那么,到底什么才是5G的杀手级应用?

  “关于5G杀手级应用的争议和讨论,在5G标准定义之初,就已不绝于耳。4G伊始,也无人料到移动支付、共享经济、视频直播等成为流行。”杨超斌在媒体见面会上表示。

  在记者看来,每一代移动通信技术在发展的时候,业界总是会冒出现先有应用还是先有网络的声音,其实就是“鸡生蛋、蛋生鸡”的传统争议。但我们回顾移动通信时代,每一个代际的持续健康发展,其对应的网络能力是基本条件。先有“高速路”,然后才有经营不同业务的“车”。

  “5G时代,我们要向客户兑现4G时代10倍的体验、30倍的容量和1/10的时延,当这些能力成为5G网络的标配时,我们相信自然会有丰富的应用从网络上生长出来。”杨超斌预测。

  一些有远见的运营商已经在主动积极布局。比如近半年来,瑞士5G网络进展迅速。杨超斌介绍,虽然瑞士有严格的功率限制,但是华为和Sunrise客户还是通过产品组合和创新,包括超级刀片站(Super BladeSite)、Massive MIMO和以及杆站(Book RRU)等产品在不同场景的部署,实现了在瑞士全国300多个城镇的5G网络覆盖。

  在记者看来,作为新技术的5G才刚起步,5G发展遇到挑战可谓预料之中的,有人只看现在初期阶段的问题,看不到5G带来的2C、2H和2B领域未来广阔机会,也是可以理解的。但这种认为运营商应该停止5G创新和解决问题脚步的观点,就是“因噎废食”。

  ITU的统计数据显示,全球20亿家庭中,有接近一半还处于未联接状态,且80%的家庭接入速率小于100Mbps。可能很多人要问,那这些地区为何不学习中国,建设光纤接入,迅速普及100Mbps接入?

  这是因为,在欧洲等地区土地是私有的,光纤很难接入。而且,由于人工成本高,光纤部署的成本也就十分高昂。5G被认为是实现FWA(固定无线接入)的优秀技术,可以提升家庭宽带连接数和体验。

  “我们通过在多个运营商的网络验证中发现,5G可以提升相比4G20-30倍的小区容量,因此,对于光纤无法接入以及铜线G FWA将是无线家庭接入进行快速部署、快速收回投资的最理想的方式。”杨超斌表示。

  据悉,华为Massive MIMO产品利用瑞士运营商Sunrise的100MHz的C-band频谱,使其5G单用户速率高达2Gbps,容量达到4G的20-30倍,在光纤无法入户的农场,也用5G实现了郊区的覆盖。

  “5G技术让移动宽带的速率媲美光纤,成为郊区家庭宽带接入的理想选择。”杨超斌说。

  记者从杨超斌介绍材料中发现,ECA统计显示,2013年欧洲家庭宽带接入约占总体的3%,发展四年后的2017年也只占15%。而有了5G,欧洲计划在2020年实现50%的家庭宽带接入。在欧洲,这是一个巨大的跨越。

  5G技术所具有的大带宽、高速率和低时延等特性,将5G的应用扩展到多种领域,包括车联网、智能工厂、高清直播、智能医疗和智能港口等。比如在新媒体领域,采用5G网络和CPE终端代替卫星直播车,不仅可以保证4K/8K的高清直播体验,并且也可极大降低直播成本。

  瑞士Sunrise CEO在演讲中,展示了基于5G网络的精彩应用5G远程合奏。在位于苏黎世市区30公里外的瑞士一个风景如画的农村,三位乐手演奏了瑞士传统乐器阿尔卑斯长号,与在苏黎世展厅的中国古筝演奏者,在会场同一个画面内进行了合奏,引起现场掌声。

  整个远程合奏基于5G网络和8K技术。5G网络提供了稳定的100Mbps以上的低时延网络,保证8K合奏视频画面和声音的出色实现。这证实了5G的强大性能,也预示着5G+8K场景的广阔想象空间。

  此外,在智能操控领域,5G使能的远程挖矿成为代替人力在恶劣环境中作业的新型工作方式;在智能医疗领域,通过5G网络进行救护车上的远程急救会诊,变成了患者生命的延长线G诊疗室的远程会诊,也将为解决医疗资源不均衡作出贡献。

  “我们看到的应用只是冰山一角,在全球范围内,运营商已经联合各个行业进行了积极的探索,5G技术使能的应用也都层出不穷。随着5G网络在全球的规模部署,相信5G技术将会应用到更多行业、更多领域,并真正走向商业成功。“杨超斌表示。

  Sub-6GHz频段(低于6GHz的频段,如3.5GHz、2.6GHz、1.8GHz、700MHz等)目前已经成为全球绝大多数运营商部署5G网络的首选。在全球产业链的共同推动下,该产业链最为成熟。

  截至目前,全球已发布的40张5G商用网络中,有36张部署在Sub-6GHz,该频段也最能发挥出5G大带宽、高容量的优势,极大降低5G建网的比特成本。

  “面向未来5G行业数字化的大容量需求,发掘中频新频段(5975-7125MHz)成为一个新的选择。在该频段连续大带宽的获取,也将构筑和C-band同样的容量和比特成本优势。“杨超斌向与会者详细阐述。

  杨超斌介绍,某些运营商拥有的存量FDD频段向5G的演进,也可以成为5G网络部署的一个选择,且FDD频段在覆盖上更有优势。按预计未来几年,会有越来越多预商用重耕2G和3G频谱,用在5G建设上。比如欧洲就有不少运营商选择重新利用2.1GHz频谱。

  对美国一直在主推的毫米波,杨超斌指出,毫米波因其天然的波长短、穿透能力差、容量高等特点,将成为5G FWA的最佳选择,为无法铺设光纤的农村区域提供低成本、易部署、投资收效快的一站式解决方案。

  当然,在记者看来,大部分运营商都在从中低频段入手建5G,是因为当前中低频段能更好地实现5G网络的广覆盖,支撑更多场景的5G垂直行业应用,而毫米波的应用场景相对少,所以运营商选择优先发展中低频段的5G网。

  在5G时代,安全问题被各方热议。但我们发现,安全的问题不只是技术层面讨论,而是注入不少政治因素。对此,杨超斌表示,安全问题不是华为一家公司的事情,而是整个产业界面临的共同挑战。

  一方面,5G安全架构是分层分域的一个生态系统,不同层、不同域的责任主体不同,应用开发商、业务运营商、终端厂商、设备厂商以及网络运营商都需要为各自的领域安全负责。

  另一方面,业界权威组织已经有明确的应对之策。大概在五年前,业内就开始论证移动设备领域引入专门安全认证规范的问题。在今年,3GPP等业内机构与产业链共同制定的SCAS安全架构标准已在9月完成并发布。同时,GSMA等与行业内各合作伙伴共同制定的统一的安全认证规范NESAS也已经发布。

  业界机构制定的严格的安全标准,可以帮助业界打消对5G设备的安全顾虑,也值得鼓励。

  “我们始终认为,安全问题,是一个技术问题,并愿意和全球各组织、政府和业界伙伴共同探讨如何通过技术手段为企业和用户的安全保驾护航。“杨超斌强调。

  今年是5G元年,5G在超乎预期地加速发展,在网络方面,短短6个多月,40多个运营商已经宣布5G商用;在终端方面,目前全球已经有136款5G终端,2020年终端数量将会超过500款;在5G用户方面,预计2020年5G用户数将超过2亿,2021年将会超过5亿。

  杨超斌此次全面的回应,公开且透明,揭露出六大5G发展的事实。这些事实,可以让我们更清晰认识5G处于发展元年,正在加速发展。当然,5G也存在技术和业务发展的问题,但我们不能因此而“棒杀”5G。我们总结六大5G事实如下。

Power by DedeCms